马良德
在清冷的塞上我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你的背影
http://slgh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服不服?

2016-01-22 15:07:02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284 次 | 评论 0 条


      服不服?是道上惯用的口语。若对方服了,或可放一马,乃至可能成为一个绺子里的弟兄;若不服,必招来一顿更猛烈的教训,甚至灭了对方。后来流氓之间的争斗中常用此语:刀子架在脖子上问:服不服?

      服不服要的是口供,有的人善于见风使舵,好汉不吃眼前亏,便应承了,这是口服而心不服。嘴上说小弟服了,心里却骂他娘,发狠要瞅准机会报这一箭之仇,想当初,韩信受胯下之辱,便是口服而心不服。其实,暴力之下,极少有心服的,一个社会,从某个角度看各阶层之间相安无事,不见得相互之间心悦诚服了,只是还没有达到冲突的程度,最好的方式是给社会按若干个“减压阀”,民意得得畅通,得以排遣。

      口服、心服是服从的两种表现形式,心服是对对方的一种认可,从此甘心做小弟,做治下,做影子,做奴才,做汉奸,彻头彻尾地为人家做事;口服,则是暂时的顺从,也做低声下气状,也做“我等从今以后跟随大哥鞍前马后”状,而一旦有了自认为“脱离组织”的时机到来,立马会变脸,另立山头,或者分道扬镳,更有甚者,会把老大整废,反过来问曾经的老大服不服?历史上鲜有真正的禅让,即便如此,尚有几件像模像样的禅让。所谓的禅让,大多是武臣逼宫所致,宋武帝在做臣子的时候,他先后受封相国、宋公,加九锡,功高盖主了,这厮便想做做皇帝了。他先是令心腹鸩弑安帝,立司马德文为傀儡皇帝,即恭帝;后逼迫恭帝禅让,建国号大宋,改元永初,是为武帝。恭帝司马德文妻妾每有生男孩时,刘裕便命哥们褚秀之、褚淡之趁机扼杀,这一招毒辣得很,使恭帝断子绝孙,后来,做了皇帝的刘裕仍担心废帝东山再起,令手下人将废帝用被子闷死,之后率文武百官哭悼三日。还别说,在历史上,这等嘴脸总是时不时出现,川渝之地的变脸功夫望其项背了。看上去,刘裕这手段鸷忍已极,其实他的流氓手段尤其让人脊梁骨飕飕冒凉风。皇帝和臣子之间,有时还真的难说谁服谁。

     口服不代表心服,心服,不代表永远服。服与不服还真的有很大的学问在其间。
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狗这狗东西     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马良德

律师,自由撰稿人。 总是寻找,在法律和文字之间或许存在的慰藉。 nmgslgh@sohu.com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